Welcome to

Diary如何避免在下一次金融危机中被剪羊毛 
[ 黄金投资—拜金有道 发表于 2017-3-24 9:14:00 ]

如何避免在下一次金融危机中被剪羊毛

2017年3月24日    威尔鑫首席分析师   杨易君(公众号:wellxin-cd )

转载请注明出处:威尔鑫杨易君公众号 wellxin-cd

前言:
每季度会大致全面梳理一次中美经济数据与市场关系,以印证或修正自己对宏观经济与市场运行的推断。中国历史经济数据相对于美国较为有限,不少经济数据仅有十几年,故通过中国经济数据分析判断市场宏观运行格局,要难一些。但不少美国经济数据有数十年历史,用以研究经济与市场运行关系,更易有心得。再通过美国经济走向之于世界经济影响,进而可得到些对中国经济与市场走向较有价值的参考信息。

多次纠结要不要发表本篇,因此篇预测太全面、太大胆、太细致。而笔者深知,过于求全、求细致,则出错概率会更大。然最近数月,每次梳理美国系列经济与市场数据后,我都难以抑制对本篇认知的兴奋:总感觉市场与经济运行的线索看似如此清晰!也许,2019年末会证明此番论证与判断是不是过于主观。但此时此刻,我依然认为这是一个相对客观的判断,故此与投资者分享,也不在乎最终会否贻笑大方了。

笔者认为,未来两年全球金融市场将逐渐走向转折点,A股机会将远好于美股。美国股市虽还会再创历史新高,但已进入构筑大顶阶段。道琼斯指数见到22000点后会出现大幅震荡,但终极大顶可能在23000点附近。

2019年极可能再次开启全球金融危机之窗,全球金融危机虽不会有2008年严重,但表现市场形式可能更加复杂。美国在未来一次金融危机中,因总体经济结构没有重大问题,对实体经济冲击力度相对较小,只会受因金融市场恶化而传导至实体经济的大环境拖累。

在下一次金融危机中,最大不确定性因素是中国,能否在全球金融危机中不让地产过热危机引爆,将对管理层形成巨大考验。若能在全球金融危机中平稳化解中国特有的“地产过热危机”,中国将再次插上翅膀腾飞。如若处理不好,不排除以90年代日本地产泡沫破灭后的经济走向为戒。最近两年,要当心类似高盛等一些美国金融机构,通过设计金融品种,给我们埋下恶化下一次金融危机的“炸弹”。以希腊债务危机为源头的欧债危机,2008年前诸多国内企业与高盛对赌油价不会跌破一百美元等事件,都是前车之鉴……

就未来两年中美经济与市场表现而言,A股表现将远好于美股,2017年A股极可能会有一次类似5.19的“井喷”行情井喷机理源于中国经济企稳后,就落后于国际主要股市而发起的厚积薄发“补涨”。深成指至少会达到14500点,即相对年初低点应有不低于40%的涨幅。可能性较大的是,A股总市值比GDP比重会达到120%。但至2019年,A股指数还会运行得更高。

未来两年中美CPI会继续上行,明年中期美国CPI会上升并企稳至3%以上,甚至可能达到3.5%。中国CPI也会达到3%以上,与美国相似。中美CPI指数将一直在3%,甚至3.5%以上高企至2019年中。美元指数会应该在2019年见大顶。随后嘛,新一轮金融危机来临……!但此前的美国股市可能已提前在大顶区震荡两三轮了。

2017年A股具备大幅上涨的人气基础
我们都知道价值投资应秉持巴菲特所倡导的“人弃我取”,然要真正做到这一点并不容易,绝大多数投资者,甚至好些专业人士都会受外界情绪干扰,进而令自身情绪受困。究其根源,概因缺少对“人弃”境界量度之故,这也是笔者前些年的困扰。后借鉴十几年前曾传言,证券公司营业部守自行车大爷,通过停车场自行车数量来判断市场顶底的故事,激发灵感,设计了两个市场人气量化指标。整理录入数据形成指标后,发现与股市相关性还算紧密,如图所示:

?笔者将这两个指标命名为情绪指标1、情绪指标2,其中情绪指标1是对市场行为的量化,总体在0-100之间变化,接近100要注意市场过热,低于20,尤其低于10,则体现市场情绪过冷。情绪指标2是投资者对股市的绝对关注程度。情绪指标2变更过一次,去年年中,已有十年数据采样的数据统计规则出现重大变化,致使去年使用的情绪指标2显得不连贯了,笔者又重新整理录入了另外一组数据。

从情绪指标1可以看出,当指标触及蓝色地线,或指标线处在红色区域,即代表市场人气低迷,此时我们至少应该注意波段或中期买进时机,而不应再一味跟着市场情绪恐慌看空。毫无疑问,2016年1月股指继续大幅下跌,月底情绪指标变红后,我们告知投资者不宜再继续看空。并进一步结合其它分析,笔者在3月1日发文《在黎明前丢掉筹码,比经历股灾更痛苦》。此后自今,整个市场情绪指标一直在谷底区波动,意味着我们总体应该在市场大幅下跌后做多,而不宜盲目悲观。

情绪指标1反应的是市场总体交易意愿,情绪指标2则是一个直接量度投资者的市场关注度指标。图中可以看出,该指标在2017年初最低下跌至3.73,低于2014年创下的5.26数年低点,仅略高于2008年金融危机期间创下的3.66低点,说明市场人气何等低迷!这可都是对“人弃我取”进行量化后的买进信号啊!

就两个人气指标结合观察,2016年A股总体都应该是一个逢低买进的年份。但笔者还是在2016年12月9日发文《警惕蓝筹股的阶段性风险》,提醒投资者注意蓝筹股一枝独秀且涨势竭尽,中小创不跟涨背景下的市场调整风险,并告知指数的调整极限为20%,不会再创新低。此后市场即迎来2016年2月之后的最强调整,中小创指数调整空间在15-20%之间,上证调整幅度不到10%。2017年2月14日笔者发文《股市再来一次5.19并非没可能》,认为2017年A股会有一轮较大的上涨行情,目前依然坚持这个观点,认为未来两年的A股比欧美股市表现要好。

2017年A股具备大幅上涨的国内经济环境与国际金融环境
笔者认为2017年A股市场相较于年初低点,会有一轮至少40%涨幅的行情,深成指至少应该达到14500点。究其基本面根源,目前国内经济总体出现企稳迹象,且相对于欧美主要股市的良好表现严重落后,A股市场需要一轮相对于国际市场的“补涨”。

?就国内经济形势而言,自2014年一季度以来,GDP季率基本等于或略低于GDP年率,且总体呈下行姿态,彰显经济前景窘迫。但2016年四季度GDP数据出现改善,GDP季率相对明显地上穿GDP年率,这是中期经济企稳信号。尽管还有很多经济学家对中国经济前景持谨慎观点,然笔者只看数据规律。如果2017年一季度GDP季率继续高于年率,即确认中期经济复苏的“金叉”,2017年A股有一轮大涨的基本面就会更加确定。

就中国通胀走向来看,尽管最近一期CPI年率骤跌至0.8%,创下2010年以来新低。然从PPI数据可以看出,CPI将迅疾逆转上行。笔者认为通胀上行趋势或强势至少会持续到2019年中下,程度可能大体与美国差不多,也可能略弱一些。2.5-3%以下的通胀偏于良性,有助于中期经济继续维持良好态势,构成股市上行支撑。但至2019年中,中国CPI极可能超过3.5%,甚至不排除达到或超过4%的可能。

就中国货币与利率政策而言,未来两年货币与利率工具总体将适度偏紧,16.5%的存准率调整空间不大,最多回到19-20%左右。此外,不排除会有2-3次上调利率至2.5%的可能。货币与利率政策收紧强化的步调应该在2018年下半年后,届时CPI指数可能会大致企稳于至少3%。

目前M2货币增速为11.1%,预计未来两年将继续维持低位,甚至不排除击穿2015年9.58低点可能。2015年6月之后,M2货币增速曾在短暂“井喷”后,维持高位运行的情况,2016年1月反弹至14%。此段时间对应着中国A股“股灾”。这说明M2投放速度,也参考着股市对经济的影响。在笔者认为未来两年A股总体会有良好表现的前提下,M2增速将协同从紧,甚至M2增速有再创数年新低的可能。

从中国制造业与非制造业指数运行情况来看,D点位置底部信号非常明显,美国制造与非制造业也在D点位置创下了让诸多经济学家产生金融危机错觉的“底部”。当时索罗斯在多个金融论坛兜售其新一轮堪比2008年金融危机将至的观点,得到国内诸多所谓经济学家的“附和”。笔者综合梳理数十年美国经济运行规律后认为,当前不会出现金融危机,美国经济将在此形成拐点上行,未来2-3年,我们可能会看到22000点以上的道琼斯指数。于是笔者在2016年1月25日发文《当索罗斯危言耸听时,他已悄然身退》,2016年3月18日再度发文《2016年的美国股市必将再创历史新高》。在2016年3月18日这篇文章中,笔者极其细致地分析了数十年来的美国制造业指数运行规律,并揭示了美国经济在12月前后产生拐点概率高达90%的鲜为人知规律。

在我们认为未来两年中国经济将偏良性发展的背景下,A股有望实现相对于国际主要股市的“大幅补涨”,如上证指数、道琼斯指数、英德日综合股指,以及上证指数对于国际主要股市的相对表现图示:

?1995-1997年,如图中A点前所示,上证指数经历了一轮从512.83-1510.18点的大幅上涨,对应的国际股市也表现不错。比较类似2015年6月以前的上证指数与国际股市运行环境,且两处A股的驱动机理都基本一样——形势倒逼改革与产业升级转型。AB区间,上证指数投机盛极后调整,英德日综合股指也大体处于上涨后的宏观区间调整中,但道琼斯指数却延续大牛市。我们从最下附图,上证相对指标可以看出,上证指数的相对表现,创下了97.384点的数年新低,这说明上证指数急需一轮追赶国际股市的“补涨”。于是,1999年5.19行情出现了,上证指数从1047.83点上涨至1756.18点。

观目前上证指数相对于国际股市表现,虽2016年上证指数看似“底部企稳”,但在国际股市不断大幅上涨背景下,上证指数相对表现却在不断创新低。在我们认为中国中期经济出现企稳好转背景下,相对于国际市场被明显压缩的A股市场,将在2017年迎来一轮类似B点(5.19)的“大幅补涨”。这轮补涨的强阻在什么位置呢?笔者早在2016年3月1日以深成指为例,进行了宏观技术量化分析:

?这幅宏观技术图表的分析解读很长,并在2017年2月14日《股市再来一次5.19并非没可能》进行了回顾引述,请投资者自行回顾。我们认为2017年深成指极可能会击穿H2线,即至少回升至14500点上方。

从当前A股市场整体运行内蕴来看,我们认为A股将延续强势,中小创板块已明显激活。最近半月有两次权重股引跌打压市场,但中小创表现非常抗跌,这是笔者理解的市场还将上涨的信号。权重蓝筹股在2016年表现不错,但2017年中小创表现会更耀眼。

对未来两年原油市场的观点修正
在笔者认为2019年中以前,全球通胀将总体回升大前提,原油总体应偏强发展。笔者曾在3月9日发文《原油与商品市场或有一场屠杀》,在此欲做适当修正——发生类似前几年商品市场惨烈熊市屠杀的可能不大。那篇文章格局偏中期格局,而这篇文章涵盖时间跨度更大。当然,那篇文章对原油市场阶段性或中期风险提示是有道理的,未来一段一段时间,原油与商品市场继续看涨机会不大,但出现超预期调整幅度可能更小。笔者修正观点后认为,中期油价下跌至30美元可能不大。放眼至2019年中期,油价应该存在上行至70美元上方的较大可能。如果中期油价有下探40美元附近的机会,或许又到应该做多时。

美国宏观经济与股市走向
笔者认为美国经济与市场活动规律,相对于中国更清晰一些。关于美国经济与金融市场走向,笔者此篇将淡化逻辑推导,而是旗帜鲜明地给出分析后的判断。

美国货币与利率政策拐点可能会出现在2019年第三季度,届时利率见顶,整个货币紧缩大周期宣告结束。美元指数也可能在2019年中期真正见顶于110点上方,110点是个即相对保守,又理性的目标。

道琼斯指数在2017年与2018年将在22000点左右遭遇强阻,但最终可能见到23000点,时间依然在2019年。

就美国制造业与非制造业而言,未来数年顶部的形成极可能就在今年,即2017年,最迟也不会超过2018年6月,绝对顶点应该在58-59之间,最新数据为57.6。见顶后会先持稳,再趋软,并于2019年出现加速回落。

就业方面,至2019年中,美国就业形势会继续向好,失业率极有可能见到4%以下。

通胀走向,2018年美国CPI年率可能会测试3%以上,2019年应该会见到超过3.5%的通胀。

利率走向,在2019年三季度前,美联储总计大概会有6-8次升息,联邦基金利率最终可能定格在2.5-2.75%。倾向2017年总计升息2-3次(即今年还会升息1-2次),2018年可能会有3-4次升息,2019年可能有1-2次升息。

2019年中后,开启新一轮经济危机模式!且行且珍惜!

(注:任何个人机构媒体皆可转发笔者文章,但转载请注明出处:威尔鑫杨易君公众号 wellxin-cd ,名称:成都威尔鑫投资咨询有限公司)  

二维码:

发表评论: